天狗风潮卷起,一波三折的《鬼次郎》动画版终于来袭

  天狗风潮卷起,一波三折的《鬼次郎》动画电影终于来袭

  2018-07-02 08:00

  来源:Anitama

  电影

  /11区

  原标题:妖怪风潮卷起,一波三折的《鬼次郎》动画电影终于来袭

  作者:雪城刹那

  封面:咯咯咯的鬼太郎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东映动画与富士电视频道史上初的合作,忍者漫画与妖怪漫画交织的情节,鬼太郎在关东大成功,东映在关西遇大难。

  【本周的《东宝儿童片二十世纪记》】

  第八章 鬼太郎在关东大成功,东映在关西遇大难

  水木茂的《墓场的鬼次郎》动画化没成,他的《恶妖君》总算成功拍成电影电视剧了,从内容剧情、班底阵容、特摄新技术三方面都成为东映电视特摄英雄的原点。一九六六年十同月开播后还搭个顺风车,在《奥特曼》引领的怪兽狂潮处于全盛期的环境下,收视也不俗。

  水木已经过了四十多年的贫穷生活,他的漫画竟第一次制作成了电视娱乐节目。所以第一集播出的那天,除了夫妇两人一起,他还再一敢把双亲从老家叫来,就在神奈川县调布市的他那个屋子里。二月六日星期三,中午七点钟,日本教育电视频道(=今天的朝日电视台)。一家人一本正经地正座在电视机前,全程鉴赏完这集半小时的娱乐节目后,一齐兴奋地鼓起掌来。

  水木舒服了,东宝的平山亨主创这边惨了,给叫去被一堆这部宽那课长的领导们约谈。却说咱明白干主创这行的任务啊,只不过就是从公司骗钱给制作现场用,这算是业内潜规则了所以一般也睁只眼闭只眼啦。可你这个《怪物君》花银子都到预算金额的三倍了,这也太过分了吧,你特么是希望搞垮该公司吗,是可忍孰不可忍!平山只能乖乖低头挨训,要却说事实正确不正确,似乎花了三倍。那要说动机有没有可反驳的呢,却说我只想着为了怎么把影片搞好,结果钱花太多了?这样类似于为绘画献身的说法,只会对听众立场的年轻人才有义愤填膺的效果。

  所以平山似乎无话可说,结果当场为他开脱的是佐藤亮德。渡边却说不,那是宣传费啊,宣传费。含意是花多了的银子不是平山干的,是我干的。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忍啊,当时又懂以大规模卖玩偶之类的商品做角色生意为必要,实际制作费一旦比支出制作费花多了,亏钱就是实锤了。结果平山就看着电视部的次长和制作所的次宽吵起架来,佐藤说你眼光长远一点好不好,赤字了就亏损了,应该把这视作对未来的一种投资。

  其实佐藤说的是不是真的,不完全是,宣传费根本占不到那么巨额的部分。特摄监督矢岛信男一听却说平山被领导们包围声讨了,当场就慌了,却说最大的义务应该在我啊。动真格的特殊照相技术烧钱不可避,还是这个老问题死胡同,当时东映内部也都知道都传开了,说交予矢岛就会花钱太多。所以当时矢岛的处境是,哪天要是突然就被开了,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是矢岛却说,平山桑却没有跟我说要尽量抑制特摄的花费,依然在纵容我,应该感激。从《怪物君》开始,今后他们的合作还才会持续整个职业职业生涯二三十年的。

  佐藤护着平山,平山护着矢岛,就是电视部次宽护着节目主创,主创护着特摄监督。这叫机构领导护着项目领导,项目领导护着现场工头,然后工头才能放开手带着伟大的资产阶级人员们干活。只是特殊照相技术烧钱的这个上限太远,抬头望不见天。平均支出每集一百五十万日圆左右的节目,结果却耗费了每一集四五百万,花了三倍这似乎远超出能承受的区域了。看看老对头东映让全资制作《奥特曼》的榜样吧,每一集预算就有五百多万日圆,厉害吧。然后实际耗费每集才八九百万,还不到两倍呢,圆谷制片厂示范孰可以忍(暴言)。

  佐藤说的有道理,《恶妖君》让当时还算新兴的电视行业第一次全面地看到了,原来东映制作电视剧在技术方面也是具备这样高水平能力的。对于东映电视营业部来却说,从此来自电视频道的委托就更加多了,等于这个路子关上了。对于平山自己来却说,这身为电视娱乐节目制片人的出道作,一开始就打响了头炮。便平山再跟着上司行走于行业各界,向别人介绍他时却说是制作了《恶妖君》的人,对方就能懂,哦哦是那个啊。直到后来平山职业生涯最大的名作《假面骑士》诞生为止,《恶妖君》就先成了他的一个名片。

  《怪物君》成功了,这回可以把本来的目标《鬼太郎》提上议事日程了吧。可是日本教育电视频道依然一脸苦逼相,即使已经用《怪物君》证明了水木的妖怪漫画的人气潜质,不愿接的理由还是跟现在一样。但东南方映这边的论调来却说,为了个《鬼次郎》连绕路拿《怪物君》曲线救国都干了,到这份上了怎么还能半途而废,必须再出下一招。当中后期念在你跟东映是被绑一根绳上的蚂蚱,才优先找你日本教育电视频道的,你硬是不要那我换个电视台分行吧。于是转换目标,渡边盯上了富士电视台,理由有两个。

  第一个理由是在富士电视频道有人脉。原本东映集团制作的娱乐节目,一般是默认日本教育电视频道为制作局,或是当时与日本教育电视频道有联播关系的每日东京电视台电视台为制作局。从一九五九年开始打入电视业内以来到一九六六年时,东映集团制作的娱乐节目已经多达七十五个了,其中的制作局不属于上面两个电视台的节目,数量只占零头。这零头的特例之中的,有个一九六六年九月开播的时代剧《银子形平次》,制作局是富士电视频道,这是东映与富士电视台有史以来头一次搭上线。这剧火了后来连续战了十八年,拿下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天下最宽的剧集,坚决连续每周播出不分期分季,也不换主角不换演员的那种。

  不过当时是还不明白会这么长寿,但是刚播出的背景下回响的确很热烈,已经被富士电视频道认定为大成功的节目了。因为主演是大川桥松本,是东映专属的时代剧电影大腕。在那个时代这意味着啥呢,我们知道东映的老本行是影片,是日本在影片行业的巨头公司之一,自古方面最得意的领域就是时代剧影片。所以大川也是当时国民皆知的大影星,本来是不能在戏院里大银幕上看到的,这回却初次登上了电视节目。

  这种里程碑式的电视娱乐节目,当初当然也是身为电视机构大黑幕的佐藤推动的,他说服了当时东映京都摄影所的系主任冈田茂,才成功要来这大腕上了电视。所以这个过程中的,当时富士电视频道编成企划部的部长武田信敬,已经跟渡边建立起了信赖亲密关系,这么好的人脉渡边怎么能不趁机用。

  第二个理由是富士电视台合适电视动画电影。《钱形平次》是电视剧,打进了富士电视台,那对于东映来却说就剩动画了。东宝动画是战后现代日本动画的先驱,这倒没问题,不过初始那是影片方面的,这是母该公司的因素。便电视动画电影的奠基人,那可就是富士电视频道了。手塚治虫的虫制片厂制作了《铁臂阿童木》登上富士电视频道后,虫制片厂的作品基本上就是由富士电视台独占的状态,就像东宝动画在日本教育电视频道的状况。

  在电视动画电影这方面占了先手后,当时富士电视频道打出一个宣传语被称作“母与子的富士电视台”,在孩子和家宽能一起看的这类家庭向娱乐节目上下功夫,也就还包括动画类节目。往极端的情况下讲,那一时期说起电视动画电影就是富士电视频道,有一阵只要是在富士电视频道播动画电影,仿佛不管什么内容都能成功的潮流。富士电视台一方的主创别所孝治,从《阿童木》开始专门负责动画电影类娱乐节目。因为他成天在跟虫制片厂打交道,结果当时搞得那场面简直就像,只不过他早已调职去虫制片厂似的,只不过虫制片厂是富士电视台的子该公司似的。

  于是渡边又去去找武田喝酒了,然后发现有一重大利好。织田的战略性也正在盯紧月刊杂志单行本的少年漫画,还嘱咐部下长甜点,多调查连载的这类漫画,注意看有木有合适制成动画搬上电视的。那渡边和武田的目标不就吻合了嘛,于是他当即就丢一波安利过去,却说《墓场的鬼太郎》就拜托你尽快了,只要你一句话就能敲定的。然而这武田也不愿上车,还是跟日本教育电视频道那边一样的,再三的老问题。墓场是什么,用来吓赞助商的吗,结果鬼次郎就这样第二次沉没了。

  从《鬼次郎》到《怪物君》上电视节目的这些事在忙的那时,讲谈社的《周刊少年杂志》总编内田胜也在沿着他的既定方针,按部就班地培养与水木同一批的贷本漫画家白土三平(参考第五章)。佐藤当中后期是跟着内田认识的水木,也就认识了白土。

  日本漫画界中,忍者漫画这一题材的第一人就属白土,在忍者漫画的领域白土或许有同辈,但绝没敢称他的前辈。内田把水木挖来连载天狗漫画《鬼次郎》的同时,也把白土挖来这里连载新作忍者漫画《渡》,副标题《渡》是主角忍者的名字。《鬼次郎》正在搁浅,企划议题也转到《怪物君》的那时,佐藤很慢发现《渡》这边倒是有上场的机会。

  这事出在下面刚却说的,东映京都摄影所的系主任冈田茂。他身在镰仓,某天给身在大阪的东宝总该公司的佐藤,打来一个电话。说我最近才会来大阪,忘记把你的肚子为饭局留空点,我准备带个有含意的人来见你。佐藤带的这个所谓有趣的人,是日本广告代理商中的第一巨头电通,在关西分该公司的企划室宽入江雄三。电通这么个大公司,虽然子公司遍地,但总该公司就在东京啊。那何至于要东宝京都摄影所的系主任,亲自带着关西子公司的人,跑来关东见佐藤?因为他要谈的事,还就非关西不可。

  原来是这样,佐藤所宽给东宝京都电视制片厂的制作本副部长田口直也,下了一道任务。说你想办法多认识,多去会才会关西地界的,跟电视节目行业有关联的各种大佬,然后列出一份名单来给我。前两回刚简要解释过东映集团娱乐节目的制作体制(参考第六章),所以可以知道在关西,东宝要制作电视娱乐节目的分工就才会是这样:东宝总该公司进行内容路线的企划,东映京都电视制片厂管理制作事务,东映京都摄影所提供比赛场地设备等资源。

  冈田所宽兼任东宝京都电视制片厂的专务董事,所以下面管着京都电视制片厂的制作本副部长田口。因为日本电影行业的逐渐萎缩,一九六四年东宝京都摄影所刚经历过大裁员,平山主创就是那时被裁了调去渡边属下的(参照第六章)。因此佐藤也是个痛彻有感的当事人,不能多开辟在电视节目行业的出路。不过田口是一个纯影片制片人出身的人,他也没有人跟电视频道的人混过啊,可上司开口就要名单肿么办。

  田口七找八找,最后灵活变通地寻找一个救星。所谓电视节目业界的亲密关系者,第一反应当然是去找电视台的人,可也不一定非电视台的人不能对吧。商业广告代理商也是混这行的大佬啊,所以田口去找上的就是电通的这个入江雄三。入江怎么办,再接着找,终于搭上一条线了,关西电视东京电视台,是在关西地区与富士电视台有联播关系的电视台。入江寻找了关西电视台的副总裁芝田研三,然后,然后他就囧了。因为一会面时话却说开,发现原来芝田跟田口是远房亲戚。好吧虽然好像是绕了点弯子,结果目的达成就行,于是入江赏识芝田和佐藤接头。

  田口这个中介,在我们的情节中就不再有戏份,一边儿去了。入江对芝田说,东映京都摄影所的系主任冈田茂桑,是个大人物啊,芝田桑你要不想会他一才会?关西电视台的电视剧总是东宝制作,但果然还是应该广开门路,跟多方面建立联系你却说是吧。入江说的总是东宝制作这个事实,是因为关西电视频道设立时,最大的出资者即发起人,是关西城市交通业界的超级大佬京阪神特急电铁。东宝与京阪神特急电铁就同属一个集团的,所以关西电视频道每当要出电视剧兼任制作局时,制片厂一方往往就先天性地让东宝给占了,就也像日本教育电视频道与东宝的亲密关系。

  芝田一听入江却说的有道理,好,那就跟佐藤会个面,确定关西电视频道与东宝有合作一个新剧的意向。这样一来在富士电视系列的东京电视台网中的,东宝通过《银子形平次》第一次与关东的富士电视台合作之后,紧接着又与关西的关西电视频道建立了初步预定的合作关系。所以接下来,佐藤就须要跟东宝总该公司电视营业部门这里的佐藤通气,敲定企划的具体内容。电通的入江也跟着来,因为这事如果似乎谈成了,节目的广告代理商自然也会是电通啊。

  四人就在东京下馆子了,对这个新娱乐节目的企划冈田有两个基本想法,第一当然还是时代剧了,第二来做个儿童片吧。渡边那就接着想了,儿童片的时代剧怎么搞最适合?想都不用想第一反应就忍者题材啦,所以方向轻易地就出来了。渡边的构希望是这样的,把白土连载中的的作品《渡》拍成。等等,刚刚说了半天说好是娱乐节目的,怎么电影又突然跑出来,这么急拐弯的操作是什么鬼。是这样,要先拍戏再拍电视剧,渡边的规划有三个理由。

  第一,因为东映的老本行是影片,先让作品在影片市场打响头炮捞它一把,然后再趁势拍成每周连续播放的娱乐节目。第二,同时这个电影就意味着是成品影像了,可以用来作为向关西电视台推销的材料。让芝田看到,东宝制作出来的产品质量是多么滴好,那出电视剧的事不就能爽慢拍板了嘛。第三,因为电影行业确实处在不景气中的,按常理不能更加抑制成本,那如果因此又足以产出质量够好的作品怎么办,剧集的事也就会吹了。于是就要放开玩大的,确保影片之后拍剧集的事也能敲定,然后反正制作电视剧时也能使用现成的那些,为电影而制的各种道具和布景。别人是拍个电影须要制一回,拍个电视剧也会须要制一回,咱这是两边的同时都有,可以重复借助省银子省到爽了。甚至如果有用得上的,直接把影片里的片段剪接到电视节目版都能放。

  佐藤大奸商的这副脑子,不愧是合适东映省银子省银子再省钱的中小企业文化,他的这一波布局在当时的整个影视界还是前所未有的。就这么定了,内田对佐藤也真是要谢天谢地,在短期内先后给讲谈社带来了两次,单行本漫画图像化的好事啊。但是拍个电影出来直接叫《渡》显然也太莫名其妙了,观众才会看懂,那怎么会甘愿被骗钱呢。所以标题加个前缀宣传语好了,迎合观众认知在当时逼格超高的,叫《大忍术电影 渡》。

  《鬼次郎》这边的沉没状态,内田也没有人闲着,国王唱片给他造成了一个机才会。那时国王EMI是讲谈社的的子公司子该公司,今天虽然早已不是全资的了,但也依然还是集团子公司的唱片。国王唱片当时的文艺部教养课长长田晓二,在儿童片的主题曲唱片这个领域嗅觉很灵敏,当年《月光假面》和《隐密剑士》之类的超人气节目出主题曲唱片,就是他来主导的。

  这回长田想把《月刊少年周刊》单行本的漫画版各出一首主题曲,然后集合作出个EMI来,这样的话主题曲的作曲由原作者漫画家亲自上是最好不过的了。所以长田带着他的部下唱片编剧中岛彰,一起来找内田,却说内田桑你看这想法怎么样啊。内田那脑子反应快得很,还没约车就主动开到门前来的滴滴不上白不上啊,马上叫水木给鬼太郎作了一篇主题曲歌词出来:

  咯~咯~咯咯咯的咯?

  大清早赖床呀~咕咕咕?

  真开心呐~真开心呐~?

  没天狗也不上学~?

  测验也通通不用!?

  咯~咯~咯咯咯的咯?

  一起来唱吧~咯咯咯的咯?

  长田看着这洗脑歌词开始自我洗脑,说这个好厉害啊,有点摇篮曲的味道却又跟那个不一样。中岛说那作曲能让谁来呢,长田决定让泉卓上。当时国王EMI经常出迪士尼动画电影作品的日语经典歌曲版EMI,帮助这事的有个音乐事务所,叫全职员,泉就是全职员那里的代表性音乐家之一。

  长田和中岛废话少却说直奔全职员的事务所,从东镰仓文京区的音羽去港区的六本木。于是十张纸摆在了泉的面前,下面分别是各个漫画家给自己的作品作的主题曲歌词。泉一个个过目,突然对写着“水木茂《墓场的鬼次郎》”的那张有了化学反应:嗯?这个,不俗啊,这个让我来。他当场凝视着水木所写的这些短语,不一会儿自然而然地,自己鼻子里就哼起来,咯~咯~咯咯咯的咯?

  下一个瞬间,用于爵士风的乡村音乐弦乐就鲜明地出今天脑中的了,当时为止日本动画的主题曲还未过用于这种手法的。泉来了感受当场就动手,只用一小时就把全曲谱出来敲定了,然后坐到钢琴前把长田和中岛叫过来听。试着弹了一遍,长田和中岛感叹却说,好厉害啊,这个可以有啊先生。带回去给内田听,内田也却说,灰常好灰常好啊。于是《怪物君》播完后的四个月,收录了《墓场的鬼太郎》的EMI《少年杂志主题曲集》发售了。

  内田再去给佐藤听这歌,不料渡边眯着眼睛听完全曲后,突然间一个激灵化学反应特别大。他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亮,知道变成亮德了:好,只要给听了这首曲,无论是什么赞助商和电视台也不才会说服不想了!他赶紧叫上东映动画的企划课长白川大作(参考第五章),带着鬼次郎的这首曲再次去攻略织田。织田听完这咯咯咯的唱片,真就咯咯咯地笑起来,却说有含意,杰作啊。请务必,在我们台播,也许!

  总算过关了,可没等渡边松口气,哪知这织田其实一点不给力。他灰头土脸又回去跟佐藤说,编成企划部是过了,营业部还是过不想,仍然是却说墓场这标题绝对找不到赞助商。渡边无奈玩点感情反攻,拍肩跟他说,我跟你的交情也不浅了,我可是务必希望跟你们这里合作。这是友情啊,所以希望你也无论如何要尽力劝说营业那边的人,副标题我这边会改为的。

  只能出最终一招,看来这副标题是不改不行了。搞个动画化结果最终还得给动画版的根底施切除,这种今天观众看起来倒行逆施的事,只不过在二十世纪多了去了。不过当时因为年代尚早,所以也同样是个太大胆的操作。

  佐藤派白川去跟水木商议,能不能把副标题给改为一下,水木于是再去找内田和中岛商量。这么件事最后就成了,原作者水木、制片厂东宝动画、出版本社讲谈社、音乐制作方国王唱片,四方阵容一起在纠结这个玩意儿。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歌词结尾唱“咯咯咯的咯”,有种特有的幽默啊,那叫《咯咯咯的鬼次郎》怎么样。

  定了,《怪物君》结束后三个季度,变装成《咯咯咯的鬼次郎》的新娱乐节目终于在富士电视台播出。为了这次动画化,佐藤陆续出了第一招换作品对象包抄攻势,第二招换电视台步入陌生各个领域,第三招换副标题大胆对原作直接开刀。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个年头,苦劳终于在难产的最终结出果实,拥有至少半个世纪征程的动画《咯咯咯的鬼太郎》就此踏出了第一步。这是东映动画与富士电视频道的第一次合作,当《咯咯咯的鬼次郎》动画电影诞生满半世纪的时候,同时也是东映动画与富士电视频道的金婚。

  前线的主创由《彩虹战队罗宾》的齐藤侑兼任(参考),齐藤是昭和时代的东映动画三大主要制片人之一。脚本方面由参加过《怪物君》的脚本家俩人,辻真先和高久进打头阵(参照),便上辻的好基友雪室贤一。最后雪室实质上成为本作执笔本数最多的脚本家,数目超过辻和高久俩人的和。

  音乐剧方面,就像还未系列构成体制一样,当时反正还没有系列制片体制,跟电视剧同样纯粹分各集有各自的音乐剧家。这次起用一批,之前完全没参与过东宝动画长篇动画影片的音乐剧家出赛,以五人的战队为主力,山口康男、明比正行、胜间田具治、西泽幸孝、设乐博。这批音乐剧家当时都还算是萌新阶段,因为原本专注于长篇动画片的东宝动画,参入电视节目动画以来还强烈不满五年的时间。

  山口、明比、胜间田四人是在此之前《狼少年肯》中,在母该公司东映练级过实景影片现场的那类音乐剧家(参照)。同样当年《狼少年肯》的音乐剧家,高畑勋姑且也有演出一本《咯咯咯的鬼次郎》。西泽和设乐则是晚一点,一九六五年才出道的新人。十数年后当有了系列制片体制时,他们也早已成宽为东宝动画的大将。西泽的得意各个领域在面向少年的动画,代表作是《银河铁道线九九九》和《灌篮较高手》。设乐的得意领域在面向少女的动画,代表作是少女漫画的金字塔顶名作《小甜甜》,和还包括《花仙子》在内的第三期东映魔男子系列。

  第一次被动画化的《咯咯咯的鬼太郎》连战了五个季度,最较高收视率达到22.1%,全体平均收视率17.2%。《恶妖君》播出当时,日本处在由东映怪兽影片引领、奥特系列爆炸的社会上现象,怪兽狂潮之中的(参考)。这回《咯咯咯的鬼太郎》的较高人气,使得怪兽狂潮过去之后,接棒的成为了天狗风潮,妖怪题材的片子就也一发不可收拾了。

  光就富士电视台自己,《咯咯咯的鬼太郎》开播后三个季度又出了个《妖怪人类贝姆》,同时还把手塚治虫的《吸血鬼》急着搬上电视。东京放送电视频道(日本电视台)方面,《咯咯咯的鬼太郎》开播后一个季度就把藤子不二雄S的《怪物君》翻出来。怪物风潮的本家,奥特系列路线第四作的《奥特赛文》之后,大阪放送电视频道给接上的也是《怪奇大登陆作战》,有意识地向妖怪风潮的怪奇和恐怖氛围靠拢。东宝的老伙计日本教育电视频道方面,当年有好好的《恶妖君》却错失了《鬼次郎》,那也还来得及。同样交给东映制作水木动画版的漫画版,把水木的第三个代表作接着拍成电视剧《河童三平 天狗大登陆作战》。还波及到影片业界,怪物风潮初期制作《大怪兽嘎美拉》系列和《大魔神》三部曲的巨头企业大映,从一九六八年开始也以《大魔神》的班底阵容,转而制作天狗三部曲系列《天狗百物语》《妖怪大第一次世界大战》《东海道妖怪道中的》,与嘎美拉系列捆绑并行首映。松竹也从一九六七年的《时空大怪物基拉拉》,路线一转为一九六八年的《狼人哥克米多罗》和《吸血骷髅小船》。

  《咯咯咯的鬼次郎》在晚饭的时间播出,那首略带哀愁感的爵士风主题曲也在茶饭间响遍了日本全国,尤其在学生和白领两者之间形成一股潮流。泉讲他在播出后一个季度,有一天在东镰仓千代田区的繁华区有乐町的舞厅里畅饮,就听见身旁坐在的一群工薪阶层在唱鬼太郎的歌。咯~咯~咯咯咯的咯?半夜就要每晚喝醉呀?真开心呐~真开心呐~?我们不用上班?也需工作?咯~咯~咯咯咯的咯?一起来唱吧~咯咯咯的咯?。上班族们一边喝着平民的酒,一边像这样唱着有点痛的歌,虽然是擅自修改歌词在那里嗨,不过泉当时的感想还是快哉快哉。

  然而一难未有去仍有一难,回过头去白土的《大忍术影片 渡》那边,内田和佐藤是一刻也没得轻松下来。制作本身倒还是顺利的,主创当然也是《恶妖君》的平山亨。这片用于了新锐合成仪器达成当时尖端的彩色屏幕效果,虽然花的银子(对东映来却说)真是太多,总算是完成了。在当时也是不得了的大作,不足以让听众兴奋的娱乐大片了。

  可在试映会上,只见白土坐着那里是日益不淡定,片子越播他就越抖得慌。试映一完结,再一爆发了,却说你们拍的这是个什么个鸟样,搞成这样的影片不要上映了!哎妈打趣,早已拍好的影片却不想上映了,再再加最花钱的只不过就是那测量仪器,东宝拼了老命也不能让这事成真啊。但灾难来了,原作者白土教师很气愤,后果很更为严重。

  这天下,大家活着都不容易啊。佐藤马上得想方设法给白土压压惊消消气,带他去五星级大酒店胡吃海喝,还带去各种看表演好酒好茶招待着。最终当佐藤回来的那天,平山看着他,于是这事摆平了吗?没有。但是渡边换身衣服就一把拉起平山,说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下周起本连载由隔周更新改为每周更新。】

  本回顺便的附录:《咯咯咯的鬼太郎》主题曲,第一期到第五期。

  (棒读:对今天放送中的的第六期的主题曲,请购买正版唱片。)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见解仅名作者本人,腾讯号系信息发布平台,腾讯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赏金猎人资讯网 » 天狗风潮卷起,一波三折的《鬼次郎》动画版终于来袭

赞 ()

相关推荐